一路风景

天上那个施主你别跑+神盗瓶×和尚邪

隔壁做菜的:

这个梗可以写个长篇了,时间不够,先码个短的,马上要开始疯狂看书季!!!!!!


关于北宋的一些历史情况,寺庙建筑名称,大概考证了一下,或许有误。


盛唐诗香穿过岁月的兵荒马乱,被乱世的热血烘到天上,淅淅沥沥从北宋的屋檐滴落,携裹了安定心神的佛音便绕梁不去,它定是悟得些慈悲,想在这好所在陪伴青灯黄卷。


“忒傻!”圣善寺积香厨里的胖和尚望了望瘫在身后因为情伤想削发的公子,灌了一口酒,嘟囔道。胖和尚油光满身,左手一只鸡,右手一壶酒,之所以还称他为和尚,是因为他着了袒露胸膛的僧衣。


四京之一的洛阳,若洒过秋雨,天气就一天凉过一天。风朝东南方掠去,胖和尚很快就打起响彻云天的鼾声来。


瘫死在地上的公子却坐了起来,完全褪去了刚才的糜废样子,眼里的深潭像要把人吸了进去。公子推开门走了出去,隐身在浓极的夜色中。


钵塔院镂空窗户上的烛光被灌进的寒风晃了晃,斜歪在矮几上的僧人哆嗦醒了,揉了揉睡眼,又忙不迭打上了呵欠,笑了笑,果真是困了。僧人干脆合上经卷,手遮了油灯向内室走去。


吹灭了灯卧到床上,倏地,有一股不同的气息萦绕鼻翼,虽然仍是檀香的味道,但更清冽了些。僧人明亮的眸子紧了紧,嘴角随即却沟起一丝浅笑,假寐起来。


黑衣男子来探过僧人,确定无误才行动。很快地就把整个钵塔院搜了一遍,连暗室都找过了,没有!


因为蒙了面,只能看到男子一双放着精光的眼睛闪出一丝不解,突然,男子漆黑眸子里暗下去的光重新亮了起来。还有一个地方!


床上的僧人因为迷香,已经晕了过去,睡得四仰八叉,还吧唧起了嘴。


黑衣男子轻巧地缩进床下,伸出手来——竟是两根奇长的食指和中指——一寸一寸的探索。


僧人睁开眼,并没有慌乱,反而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。想来也是,圣善寺里的和尚就算是胖,吨位也重于旁人,更何况是守护钵塔院的僧人,定是高深莫测。


很快,男子便退了出来,长身立于床前,盯着床上的僧人。


该不会?


荒唐的想法一闪,没想到床上的僧人就翻了个身,薄衫勾勒出瘦弱的身体,露出身后一大块空着的位子,像听到了黑衣男子心里的话一样。


男子翻身上床,轻巧地躺到了僧人旁边。男子刚要寻找有没有暗室的开关,僧人却翻了回来,一张好皮相对着自己,手搭上了自己另一只手,温暖异常,甜甜地叫了一声:“小花……”


刚刚探这僧人气息,明明没一点内力,却挣脱不了,男子皱了皱眉,恐遇上了麻烦。转念一想,若这思凡的僧人真有这么大的本事,自己都发现不了他练没练武,现在被缚,已是凶多吉少。如此看来,他只是力气大了点。


男子思索之时,僧人也在盘算,这施主内力深厚,武功不低于自己,武斗不行,只能智取,唯今之计,还是继续演下去吧……


“小花……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呀?”僧人靠了过去,握住了男子的手。


黑衣男子不想继续纠缠下去,双指在僧人脖子一点,男子扣掉了僧人握着自己的双手,趴着墙壁找起来。很快,男子眼里闪过微小的光芒,想是找到了。


用力一按,身下的床板却一空,地上开出一个大洞,男子啧了一声,两人双双向下坠去。


男子掉下去的时候,抬头看了,那隔层足有20寸厚,怪不得刚刚并未探出法门。他很快调整姿势,在墙壁借力,平稳落地,接住了本来会“砰”一声砸到地面的僧人。


僧人在心里“呼”了一声,我佛慈悲,今儿个还遇到个善良的施主。


男子抬眼一扫,自己所在的是一个空室,连着一条走廊,走廊远处发出光亮。放下僧人,男子向走廊里走去。步步小心,恐有机关。


待男子走远后,僧人从地上爬了起来,甩了甩胳膊,仍是噙着笑意,眉眼弯弯的,向走廊跟去,出家人,生了这样的面相,要惹出多少红尘是非。


再说黑衣男子,一路畅通无阻,前面的光虽然越来越盛,却半点放松不得。


霎时,光中出现一个黑影,黑衣男子知道这不是眼花,而是危险。


那黑影却未动,像一个死物。


“啊~施主,等候多时了。”


听到声音,男子愣了愣,这声音明明听起来很顽皮。他疾行起来,马上看清了,前方的黑影不是别人,正是钵塔院的那个僧人!


那僧人双手合十施下一礼:“施主,贫僧法号无邪,在此恭候多时了。”


那男子像没听到一样,径直走来,那叫无邪的僧人微笑地说道:“施主,莫急着赶路,贫僧还未感谢你刚才援手之义。”


男子不信这僧人真的这么天真,何况他竟冲破了穴道,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前面,一掌击去,先发制人。


凌厉的掌风袭来,千钧一发之际,无邪巧妙躲过,抱头蹲下,嚷道:“施主饶命,施主你这是怎么了?刚刚还救我来着。”眨巴眨巴眼,委屈的模样。


铁拳最怕打在棉花上,黑衣男子面色一凛,竟掐住了无邪的脖子,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。这无邪也不知卖什么药,命都在别人手里了,还不反击。黑衣男子一面想完成任务,一面不想伤了无辜僧人的性命,看无邪翻着白眼,难受至极的模样,手中并未用力。无邪双手虚空乱抓,趁男子不注意,一把抓掉了他的面罩。


呵,今儿个这施主,不仅善良,而且漂亮。


这黑衣男子却不松手,只是说:“我来盗书,你若拦我,我便杀了你。”呔,不是那受情伤欲出家的公子是谁!


“盗书,白乐天的书?你怎么不早说,我早就想偷来看了。”男子一听,又是一愣,自己的任务是盗战国帛书,而不是白居易的文集,这僧人打什么哑迷?


“无奈贫僧我武功平平,施主你武功高强,不如带我一块儿吧!”


男子没说话,只是松了手,无邪一高兴,却感觉脖子后面被捏了一下,彻底晕了过去。


无邪醒过来的时候,正对上一张大脸,先是一惊,弹将起来。


“天真,不好啦!”


原来自己已经回到了床上,这大脸正是胖子师兄。周围夜色深沉,不知晕过去了多久。


“呃……师兄。”


胖子和尚一脸焦急,又压着声音一喊了声:“天真,不好啦!”


无邪揉了揉眼睛:“怎么不好了?”


胖子和尚凑在无邪耳边说:“书……书被盗了……”


无邪一笑:“我知道。”


“你知道!”胖子和尚一震,一身肥膘漾了漾。


“放心,他还会再回来的!”无邪摸了摸袖子里的玉佩。


“什么!他还会再回来!天真,你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。”


“哎呀,困死了,先睡觉。”


“你还要睡,你不才醒嘛!”


“我那是睡觉吗?我那是晕过去了!”无邪向后一倒,睡了过去。

评论

热度(28)

  1. 何苦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babyJw (oh yeah~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tclass2009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一路风景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寶寶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